Section
養心祛病 康健色身的養生智慧
(Publish Date: 2009-8-13 12:06am, Total Visits: 875, Today: 1, This Week: 1, This Month: 2)

 養心祛病 康健色身的養生智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 性命相和心身康健

中華數千年來的文明智慧,和諧平衡是一個非常重要念,可以說天地的產生,萬物的生長,都是與和諧平衡,有著莫大的關系。和者自然之道也。

而一旦人天失去和諧平衡,大自然就會形成災禍,而人體也會出現種疾病。

天地的形成是遵循自然運化之道,清輕者上升為天,濁重者下降為地。天地在升清降濁中保持運化的和諧平衡,所以,萬物得之發生發長。自然界若運化不平衡就會出現自然災害,人體內若不平衡至和,就產生疾病。人體生命起源稟受於天地陰陽二氣,來源於父母精血。陰陽二氣構成人的精神生命、屬性;父精母血構成人的肉體生命、屬命、性命相合乃成人體。天地人三才密不可分。人體可分為兩大系統,就是性和命。性命互根於天地自然之法。感情、欲望、思想為人之信息系統,無形無象,屬性;五髒六腑、四肢百骸、皮毛筋骨屬有形有象的肉體,屬命.在人體生命運化過程中,又分先天與後天兩個分階段。人在母體內頭頂地、腳朝天的孕育過程為先天生發階段;離開母體頭頂天,腳踩地的自然成長為後天生長階段。母體內的胎兒靠臍帶吸收母體氣血而長肉體,以毫毛孔竅來吸取先天自然能量濡養本性,性命相合、十月胎圓。人之性整體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轉為後天生長。人在後天封閉了先天毫毛孔竅呼吸的通道,僅靠口鼻的後天呼吸。這一根本性變化使人的生長完全圈在後天,生長的營養只能靠後天的五穀菜蔬魚肉等,這些營養變為五味:甜、酸、苦、鹹辛,從而導致人產生喜、怒、憂、思、悲、恐、驚七情。體內七情隨著年齡增長日益加深,不能達到先天的和諧運化,不斷侵擾人體生理正常生長機能,侵擾本性;人體五髒六腑的免疫功能限於後天,經不住自然界風寒暑濕燥炎六淫的侵襲,人體內先天本能不斷潛而不用,後天能量不斷增加,先後天陰陽能量比例失調,人體內出現陰陽中陰、陰中陽的不平衡,故產生疾病。髒腑清升濁降的功能失調,氣血受阻是人體百病的總根源。人生長在大千世界,不同的生活環境,與不同的事物接觸,故得的病也是千奇百怪、多種多樣。

人在先天階段其性本善,在後天階段由於不斷源於眼耳鼻舌身意,在成長的過程中就出現貪慎癡與奸狡猾毒的惡習,使身心日益分離,不能安和共鳴。身心失和,百病叢生,生病以後又違背了性命互根的規律,只舍本求末地治療,單一地用吃藥、打針、開刀動手術的方法治療,而忽視了對整體性命調理。雖然說通過一些後天的方法治療後,人體的疾病表面上好一些,有緩和改善,壓下來了,但這僅是表面現象,其本質未改變,會出現這個病好了,那個病菌又起來了。某些疾病暫時好了,緩和一段時間又複發了。

人們對後天飲食補充過重,對食物口味甜酸苦鹹辛的味道過分追求,使得人之七情亦相應增長。這樣的後果是白天工作勞動,晚上卻不能安眠和正常休息,這是對身心健康最大的危害,是危害身心的殺手。晚上是天地處於靜止狀態之時,人應睡足八小時以補充先天能量彌補白天工作應酬的能量消耗。而這時人們偏偏不能正常安眠,這就叫傷陰。白天疲於勞累而傷。陰陽互根導致陰陽互損,漸而又傷失了人體內的真陰真陽。夜間追求夜生活的人們,更無疑是慢性自殺。

天地交感,運化於人,人的生命是與天地同步的。由於人對此沒有認識到,顧此失彼,只知道後天的變化,後天的調養,而不知道先天的保養,產生了自己慢性殘殺自己的內在變化,使人的壽命縮短,過早地衰亡。只有性命相和,身心才能真正健康。性命相和得長生。

二 百病從心生

健康對於人的生命,非常重要。而要保持健康,不僅需要知道病從口入的道理,在飲食上追求幹淨與有益的食物,也不要忘記了古中醫經典《黃帝內經》上開宗明義說的一句話百病從心生,同時也要追求一個幹淨與有益的心靈,才能獲得真正的健康。

在現實世界中,我們經常可以看到,許多身心失調,生活在種種壓力與緊張中的人,不僅其生命陷於枯澀、黯淡,讓自己活得挫折無奈。而且,其身體也往往會百病纏身,與健康無緣。

而且,一個身心失調,心理無法達到平衡的人,更容易因為人生旅程上的一些挫折,而常常抱怨不滿、覺得委屈、滿腹牢騷、產生嫉妒的心理、也容易自以為是、任性驕傲、將種種精神上的壓力與沖突,進一步延伸到身體之中,形成種種疾病,也許在我們的身邊,就有這樣的例子:

凡是逞強好勝、想出鋒頭、怕落別人之後的人,特別容易患上鼻竇炎,咽炎等呼吸道疾病。

而很多在兒童期受到過分溺愛的人,從小時候開始,就會在潛移默化中,形成一種不正常的心理,即不管他的要求合不合理,只要他有要求,就必須要獲得。以後當他逐漸長大,個性隨年齡的增長,也會變得越來越強。由此,嬌生慣養的人長大以後,必然會任性。而任性的結果,就會遭到很多的挫折,使他不能夠隨時發作,或者對任何人都隨便發脾氣,於是乎就會積壓在心裏,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心結,並將太多的不滿悶在心裏,這樣做的結果,就會使身體特別容易患上氣喘病。由此,他會進一步感覺到人生沒有溫暖、人生是蒼涼的。人生使他不如意,他的脊背就會發涼。得氣喘病的人,背部上半截摸摸看,夏天都是涼的。有很多人都驕恣任性。什麼是驕恣任性?我想怎麼樣就一定得怎麼樣。如果不怎麼樣,就要生氣。這種人到老年以後,往往會引發心理上的障礙。有的六七十歲的老人,甚至會隨地解小便,像小孩一樣。還有很多人,尤其是上班一族,特別容易患上胃潰瘍,為什麼?就是耽心。對消極心理的認同--凡事不往好的地方想,偏偏往壞處理,習慣杞人憂天,總認為這件事恐怕要糟,那件事若壞了怎麼辦?自我制造著惡性循環的黯淡聯想,久而久之,有太多的事情擺在心裏消化不了,影響到生理上的消化不良。要知道人的心理支配著生理。我們的健康幸福,其實都取決於我們自己的心態。有很多貪心太重的人,會患腎髒疾病,例如一些人,從年輕時起就放縱本能。所謂本能,就是食與色。在食的方面,盡情揀好的吃,還往往會認為最貴的東西,一定是最有營養價值的。一頓飯可一擲千金。而在性的方面,放縱本能性欲,縱情酒色。放縱的結果,加上精神的刺激,由嫉妒、懷疑所引發的種種心理不平衡,就會引發種種腎病,以及糖尿病等等。又例如痛風病,其病因也同樣是由放縱食欲,整日過食膏梁厚味以致體內嘌呤代謝紊亂所引起的疾患。甚至最後由這 些病轉發為腎炎、腎結石、尿毒症。

有很多疑心太重的人,總是懷疑、猜忌--對一切都不想念胡思亂想。今天這個人講話對我不利,他一定是別有用心,想趁機整我,終日妄想猜疑聯想其結果是患風濕性關節炎,風濕性關節炎是怎麼來的?從心理角度上言,往往是由懷疑、猜忌、妄想而來。還有很多人,經常以主觀的價值標准,來衡量別人的行為:常常失望、生氣。認為別人都不對,而形成偏激。偏激到最後就會患三叉神經炎。頭痛如裂,很不好治療。

有些人,喜歡多講話。多講話的壞處很多:

第一:古德有言:開口形氣散,意動火工寒,多言必耗散精氣神。

第二,會使自己迷失,本來內心很祥和寧靜,滔滔不絕講了半天,內心反而會感到莫名的煩燥。

第三,話多的人,男人話多得疝氣;女人話多長舌,白帶會特別多。

第四、話多的人,易惹口舌是非,禍從口出,給自己帶來許多不必要的煩惱。

每一種病舉例,那就舉不完了。

不但《黃帝內經》指出了百病由心生,孔老夫子也言斯人也,而有斯疾也。用現在的話來說:你是這種人,你當然會得這種病啊!

總而言之,當你身心失調的時候,就會百病叢生。使人生充斥著疾病、痛苦。充滿著矛盾,挫折、無奈。要知道不僅身體要健康,更加結合心靈的健康,才是生命健康、與喜悅人生的源頭活水。

但為什麼在這個世界上,還有這麼多人,內心充滿了種種沖突,矛盾,致使生命生活在一片灰暗之中呢?

這就要尋找身心失和的根本原因。

三 身心失和的根本原因

反觀現代社會,我們的物質生活,已經與古人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我們有充足的食物,不用擔心饑荒。我們有充足的房子住,不用擔心露宿山野。我們還有充足的衣服穿,不用擔心氣候的變化。

但同時,在享受豐富物質的現代人,卻往往有一顆殘缺的心,有一顆充滿著貪慎癡疑的心。有一顆妄念紛紛、雜亂零散的心。有一顆時刻不安焦燥的心,所以,現代人雖然吃穿不愁,但由於缺乏人文氣息的社會環境,每一個人並不都曾擁有深沉寧靜,自在安祥的心靈。

生活在忙碌之中的現代人,整日都難以擺脫矛盾、空虛、不安、憂慮的侵襲;心理的壓力,思想的矛盾,精神上的苦悶,還有家庭婚姻的糾葛等等交煎一起,隨之而產生的後果是身心疲憊,疾病纏身。事實上,我們許多人在成長的過程中,雖然學會了許多科學知識與技能,但並沒有學會身心健康的道理。於是,往往對於自己的內心,沒有辦法自作主宰。

例如有時候,也許並不想生氣,但偏偏要發脾氣,給自己帶來嚴重的後果。這種不聽自己支配的心,也就是殘缺的心。此外,我們的心還隨時受感官的支配,看到美好的事物,我們歡喜;看到不順眼的東西,我們厭惡;環境順的時候,我們高興;但是到了環境的低穀,產生一種壓抑感的時候,我們就會憤怒或者悲觀乃至沮喪。我們的心墮為官能的奴隸而不得解脫。

人之私欲是無底之欲,永遠填不滿,不斷損害著身心健康。要知道所謂權勢、物質、虛榮,既不真實,也不永恒,它只能構成對你生命身心的汙染。煎熬、懲罰,使你迷失、使你發狂。

所以我們必須控制它,讓自己活在合理的欲望中。合理的生活欲望不會給身心帶來禍患,但是超過範圍的私欲擴張,放縱七情六欲,必會給身心帶來疾患,自招禍門。

關於身心失和不安的原因,西方心理學家馬斯洛就有這樣的主張:人的不安,是由於人類五種需求的匱乏

第一種需求是食物缺少而饑渴以及性欲的部分不能得到滿足。

第二種是安全的需要,希望能獲得保證,確定自己能夠得到安全。

第三種是需要愛,希望被別人愛。

第四種需要,是希望被別人尊重,希望從別人的眼中獲得肯定與贊賞。

第五項則是自我實現,也就是真善美樂愛智發展的需要。

當以上這五種需求碰到挫折而不能實現的時候,人就會不安痛苦。

事實上,身心不安的原因,並不只這些。還有更根源性的,那就是佛法講的無明。人的無明才是身心失和不安最根本、最內在的原因。

無明是什麼呢?無明就是一股盲目的沖動。這種沖動是人類很久以來就有的一種業。我們沒辦法知道這個業從什麼時候開始有,也不知道這個業到底從哪裏來,佛經稱之為無始無明--無始以來,不知所以冥暗的沖動。這股沖動就像風一樣,當它還沒發生的時候,我們不知道它在哪裏,一旦發生的時候,也只能從它的作用--貪和邪見逆推它的存在。除非人已經徹底明悟心性,不然就無法明白無明是什麼。

而破除無明的一個重要途徑,就是要明心見性而達心安。只有如此,身心才能徹底自在,身心得共和而康泰。

在這裏,我們可以來看看一個廣為傳頌的故事。

禪宗初祖達摩禪師從西方來時,在少室山上曾面壁九年。

而當二祖慧可去拜見達摩禪師,為了求法,而在雪中自斷一臂,表明誠意。而他想求什麼呢?說起來非常簡單,那就是唯求心安。

慧可說:我心不安,乞師與安。

而達摩禪師的回答,更加簡單,那就是

拿心來,我給你安

找心找不到啊!

那我給你安好了。

這一問一答之間,顯示了禪者的中心取向和終極目標--唯求心安。此則公案告訴我們,人到了無心的時候心自安。

有心心不安,無心心自安。當你表面意識停止活動,一切妄想停止,本來真心顯露的時候,心裏自然就是平安,安適,無所不安,隨遇而安。身心康健之道,就是要求心安。舍棄了求心安,身心終日不安寧,就是住豪華別墅、天天吃滿漢全席,亦絕對不會健康長壽的。試看古代帝王有幾個是長壽的。

中國當代有一位得道高僧離欲上人,一生健導弘法化度生眾,住錫四川樂至報國寺前後達五十餘年,於19924月預知時至,安祥坐化,享年108歲。離欲上人晚年身體似然很健康。雖百歲高齡,但仍神清氣朗,目光炯炯,視明聽聰,步履輕健。離欲上人長壽健康的秘訣在哪裏?他曾告誡門下弟子時,曾說道:古時候,我佛度人,無非就是斷除妄念。自我披剃出家為僧以來,時時都是堅決根除妄念,發勇猛心,不隨妄想習氣境累轉。在一切時中,不分行住坐臥,動靜一相、本自如如,妄念不生、自然疾病減少、並能健康長壽。

斷妄念得心安對於人生的益處已有此例作證,它不僅可以明心見性,還能夠治療疾病,促進身心健康。

所以,治病首先在於安其心。

三 治病在於安其心

從佛教的觀點看,人生充滿了各種苦惱,可以說是百苦交煎。

而使身體失去健康的總原因,只因為不得安心法,終日心神不安,患得患失。縱使一切享受都得到滿足,那種內心的苦惱,反而會越來越熾熱。

例如正常人的一天之精力有限,應適當支配,實行三八制:八小時工作、八小時休息、八小時睡眠。

能夠天天如此,正常合理的安排一生的時間,肯定不會有諸多疾病。但是,現代人日常工作緊張繁忙,社會交際應酬不暇,夜生活頻繁,黑天白天陰陽顛倒,身心能量整日處於透支狀態,不知開源節流的保養。再加上緊張刺激,憂心愁悶、患得患失,身心失,煩惱重重,所以,心實難維持正常運作,日多思慮,夜夢多尺,失眠開始,胃納不良,便秘肝旺,肺氣不宣,五髒六腑功能率先紊亂,正氣日耗,於是諸多疾病開始出現。

所以想要恢複身心康健狀態,根本先要使思想正常、心神寧一、那全身的氣血,自然可以健全發揮。

身體之氣血本來可以自然流通,無滯無阻。要知道,人自呱呱墮地,十月胎足,本身就具有健康成長的先天條件。但在人生的曆程中,隨著後天的生長,阻礙氣血流通、破壞氣血天然發展流行的罪禍根源,其實正是自己在心念上的顛倒妄想,以及行為上的妄作妄為。

在中醫的理論中,心可以生火,肝可以引風,火克金,肺即受傷,所以心力過勞的人,往往心虛肝旺,不僅使脾胃受病,產生消化不良,營養不足,夜眠不安的病症。往往還會形成肺部的病症,致使咳嗽氣喘。

其實,在人體裏,包括五髒六腑在內的整個身體,都是一個互為關聯的整體,一動全動,一病全病。而致病的根源,乃在妄心妄念。所以治病在安其心,安心在息妄,息妄在明心,明心即自覺,身心自覺則見性,健康自在其中矣。

人壽至百歲並非難事。外國生物學家認為人要是不得病,可以活到一百七十至二百多歲。而且男女的壽命是一樣的。惟怎樣保持保養此日漸損耗的身體為難。能保持保養則少病,長壽。而保持保養它,實在平時日常中要養精神息妄念,和喜怒,潔操行。精神內守,恬淡虛無真氣從之,病從安來?人生以氣血漢通周身而康健,氣滯可以阻血,血阻可以結毒為瘤為癌。血氣不流通,百病全生。氣以順為主,血以通為暢。百病無不先由氣滯,氣鬱於內,肝先受傷。導致其它肝髒受損至病。挽救之法,在化除得狀身要訣。何為養身要訣?

第一:尋其根,其根在心。心空則一切疾病自化。是謂心空病好。心自所以難化難安,則因看事太真,我見太重,器量太小,疑忌太固。心明事理之人,心有日月之德,光明磊落。心量如太虛。善養浩然正氣者其正氣穿筋透骨,滌蕩髒腑邪氣,自然心安身康。何病之有?所以養身一定要有學問道德。道德是祛病延年的金丹妙藥,是延年益壽的法寶。古德教誡後人要明鏡止水以澄心,泰山喬嶽以立身,青天白日以應事,霽月光風以詩人。此誡謂養身修性之根本大法也。

第二:幫助自身氣血流通。藥石之外,應每日實施自我推拿按摩之法.自我按摩既省錢,又有實效,且無流弊,持之以恒,自有不可思議之療效。導引氣血通暢,則身心安康。

第三:養身三大事,一睡眠,二便利,三飲食。三者中睡眠為第一。胃納不和者,夜眠不安。通便利為第二。而飲食無節,饑飽過度者,腸胃必受傷,而營養日減。所以睡以安神為主,神以心安為主。

1 安心先要識心息心

靜坐是息心法,心息則神安,神安則氣足,氣足則血旺,血氣流通,則有病可以去病,不足可以補充,無病則更健身。現在病可去,未來病可防。身心安和,喜樂常生。

關於心的道理,傳統文化中名家闡述的很多,儒家說心正,正身正心來除煩惱,增長智慧;道家說清心,抱元守一,清淨虛無;宋儒學派強調要把心放在腔子裏。管子內守於靜、外守於敬。孟子所謂收其放心,常善養浩然之氣也。要識心的真相,須知心有兩種,一是真心,一是妄心。譬如真心是水,妄心是波,波因風動,風止波息,而水不動。不必定分水波為二亦不可執之為一。但愚人定分為二,智者知之為一,而究竟非一非二,又言非一非二者,仍是幻心作用,非真心也。茲假定心未動時為真心,要了了分明,寂然無念,是無心心也。已動了,六識(眼耳鼻舌身意)分別紛擾,立許多名相知見,是為識心,是妄心也。因此,一,集起者為心,言眼與色相集而幻影起也。二、攀緣為心,言色本不來誘我,是我自己去攀緣而成識也。朱子雲,不為外物所誘,似歸咎於外物來誘,非通論也。三、懸想為心,以過去習氣,轉輾幻想,入於非非之幻鏡中而多巧見。四、取舍為心。由個別而立,法見情見,正見邪見,乃至善見惡見,凡執取有個道理在,便是妄心。即欲舍去那妄心,也是妄心。總之有所求,即是妄,而無所求,也還是妄,以皆波也。

以上所說,是識心不得不明的道理。若要實際做到息心功夫,只要在空檔處參究。什麼是空檔處呢?以人既有心,不能無念,念只可止,不能滅,前念過去了,後念未來時,有個了了分明。寂然無念,三際托空的,就是那空檔處。正那個時候,非但息妄,並亦憮妄可息,無心可心,亦無空檔可取。不要管他時間長短,只綿綿密密地,常常凜覺到這樣,不是無知如木石,也不是紛亂若猿猴。於靜坐時,雜念忽起忽落,我只不理它。這一不理它的功夫科太妙了,即同時止息,又到那空檔時,任雜念一萬次起起滅滅,我只如是黨照即可。切勿作何種道理,去計較是非。每日坐一小時勿間斷,坐得安定,不要歡喜,坐得心亂,也莫煩惱,久之空力自強,功效自見。

息心,身心靜定不亂,則意隨氣靜而和,氣隨意和而靜。意氣和靜則健康無病。

病有兩種醫法,一是外力,如醫藥針灸按摩等。二是自力,即靜坐法。外力宜於急症,自力宜於慢性病。凡藥石所不治者,惟有靜坐法,功穩而妥。若兩種方法兼施,則疾病更易治愈。靜坐的方法甚多,有儒道佛諸門,佛家又有密宗禪宗之分。病者應取簡易穩妥靜坐法一門,打一根基。每日應堅持靜坐四十分釧,養精養神。因精神之衰旺強弱,全賴心神之靜定不亂。一個亂字,足以損害身心健康,以及防礙工作事業。不病亦應靜坐,以防病強身。

百病都由血氣失調所致,所謂血阻氣滯二病。但血阻由於氣滯,由於心意識的沖動,遂失正常。因此調氣應先調心,而初期調心法,還須借氣以為用,氣以息心,心以調氣。心是督控全身組織的主宰,亦是擾亂其它髒腑功能失調的首惡。它可以使高級神經系統緊張起來,大腦皮層不得安靜,中樞神經系信息統紊亂而失有序化,隨之引起了許多慢性病,如神經衰弱,心律紊亂,冠心病,頑固性失眠,頭痛,胃下垂、胃和十二指腸潰瘍、高低血壓病、痰咳、月經不調、便秘、關節炎、貧血等病。若要康複以上正常功能,先須息心調氣去抑制精神緊張的局勢,使身心要放松起來。心能制氣,自然呼吸不急促、呼吸一均勻和緩,全身血液環也合法度,使腦細胞獲得了更多的氧和養料,促進大腦皮質指導內髒各部組織的功能協調,如生理上骨骼系統、肌肉系統、循環系統、呼吸系統、消化系統、排泄系統、生殖系統、神經系統等。因不去擾亂它,同時發展正常,各種病症自然消化於無形,因為生理上有四種本能:一是自然生長的本能:如胃腸開刀割去一塊,它自然會結好長足完整;二是系統自我排除疾病的本能,疾病如盜賊入室主人不會坐然漠視不理,會用自身能力驅逐出去;三是強制習氣的本能,如戒煙戒酒戒憤怒的惡習;四是求長壽或短命可自由的本能。便如一去擾亂它,那自然生長的本能就不能發展了。剛開始吵足,再則虧損,續則勉強維持,到不能維持時便到了,此名慢性自殺。

心屬火,腎屬水,心腎相連,火宜降下,水宜上升,水火相濟入脾土,則會蒸氣內發。五髒六腑整體協調運動,五行相生,可求得健康。此可於舌上察知。舌無水則不活,故活字以三點水加舌字。舌上可以報告內部各種病狀深淺,以斷生死。凡人身上水分,如涕淚、汗水、小便無一不是鹹味。獨有口內涎沫是淡的,口無津涎則渴,渴即是病,以水為藥而治之。胃內空虛則饑,饑即是病,以食為藥而醫之。蓋火氣上升而水不濟也,以此調之。人身骨肉堅硬者為地,死後化歸為土,血液油許為水,暖氣為火,氣分呼吸流動為風,此名四大。四大不調,失去正常即成為病。佛經講,四大為因父母為緣,識神入盼,成此色身。四大組成此色身,必須四大均衡,才能色身健狀。若其中一大有增有損,則成疾病。

佛經說,由於眾生的心理現象和所造的惡業錯綜複雜,所以眾生身心疾病的種類去正常。從沒有像幾個月嬰兒那樣的有一刻的自然休息去發展,人又安得不病。病又安得不死。因為心神是時時提上的,憂思傷脾,所以消化不良,食少納呆、脾胃不和,則夜眠不安,所以多失眠和腦弱諸病。肝經火旺,腎水即虧,所以心髒病、腰病接連而至,抵抗力弱,外邪易入,所以多氣管炎。而腸胃不通,肺氣不宣,必定患肺病。腎水虧的人,色欲必盛。如此惡性循環,只能增加疾病,不能滅除病苦。除了自救這一法,更無別法。只有乘這個機體還不曾完全破產時,要急速修理它、幫助它,切不可再打擾它。

無量無邊,隨著眾生所造的罪業越多越複雜性,疾病的數量和種類也就越多。現代的愛滋病、糖尿病、腎功能衰竭、尿毒症、神經功能紊亂、精神疾病等等,莫不是現代人造種種愚癡惡業所致的果報。由貪癡三種根本煩惱而引發八萬四千種煩惱,由於煩惱生無知,由無知而愚癡,身心皆造惡業,所以才會受各種疾病過早衰亡的果報。

2 有病自己療養

病有其因、才有其果。拔除病因,自然不會生病。根本煩惱要用對治法將其漸漸化除,要讓心清淨下來,從平時緊張焦慮不安的狀態漸過渡到松馳安祥自在的狀態。這樣才利於疾病早日康複。人身機體生理上本具有特殊的功能,如果再懂得自養的法門,一落千丈定可以初病可以速愈,病後必可康複。但需注意3個條件:1.平時的預防。2.病時的主宰。3.病愈後的休養。疾病中有些無形的傷害誤區範圍我們要知曉。有誤於急病亂投醫而成醫亂藥者;有誤於病後不急時采取休養辦法者;有誤於有病而自我疏忽覺察太遲者;有誤於自己怕死、性急而神不得安者;有誤於病中不能制伏性欲而妄動,以致速死者。這些都是打擾身體機能,使其不得政黨充量發展,以致久病不愈。又有許多病人各種醫藥已無辦法,靠外力是幾乎絕望的的了,如肺病,、神經衰弱、失眠、血壓高、心氣虛、胃腸病、中風後遺症、肝經火旺、腎虧與婦科血分諸病,屢治無效者,如果能照我們教給你的辦法,至少有八九成可望治愈。這個自救的方法須照下列幾條切實做到:

一、 相信自養療法一定可以卻病延年。從今日起,我決定不許再去打擾我那病體,不許想著那個病是如何病的,好壞者不許去計較它,只做個無事人。

二、 不要怕死。應常思惟此病不但可能性以養好,並且身體可以格外健康、長壽。因為自己機體中本有特具的能力,不是空言的自我安慰。

三、 在養病期間,應將萬緣雜事、工作應酬放下一邊,專心一致調養疾病。要打起精神來修理這壞了的機器。

以上三條是要死心蹋地才有效驗。要切記。

每日規定一個時間,宜在早上室內空氣新鮮,溫度適宜,沒有人事或喧鬧時,環境安靜,病人安臥在床上,將身心一齊放下,自己渾身如融化,不許用一毫氣力,好像沒有這個身子相似。呼吸順其自然、意氣和靜,心也不許它用一點力,一起念便是用力了。但終不能無念,只許微微想著自己的雙腳底心,不許著力,不許納氣而下,不許存想身體其它部位,眼可眸可閉,好像我只有這兩只腳底板,其除都不是我的。也不許計較多少時間。如果睡著了就讓它睡,醒了,我又是如此做,不去想那病。想我此時是造新鮮的血,補充元氣是最最要緊的工作。讓我這個身體的機能自然起作用,但也不許去管它,身上發動微熱微冷,癢脹麻酸等皆一概不理會,只意念在腳底板心處。初行時氣粗,漸漸氣細,又漸漸微細,又漸漸是息,又漸漸是微息。如是做法,時間長短隨便,輪流行七次算是治療過了。行過三四天之後,將注意腳底心之法也要漸漸松馳下來,如有意無意不許多用一點氣力。凡初學的人往往心把握不定,卻要帶一點強制功夫。有時心跳,一想腳底心,便不跳了,如是成行二十一天,必大見功效,氣色氣力必定轉變。小行二十一天,長行一百天,從此每天行一二次。在初醒時做可以保證延年益壽。疾病會在這種靜養法減輕、治愈。

將心安在腳底下,是個湧泉穴,作用可引水向上,引火向下。如雖全部自由發展,不去打擾它,氣血暢通,見功必快。生病以前,夜以繼日,心神沒有一刻安息才使機體時時失去生命的自然之道。我們用這些方法正是使身命遵循自然之道,讓身心康健起來。